行业领跑者!

东莞凯发公司电话号码,少儿编程中场求变,西瓜创客用AI双师模式给出参考

文章来源:汉薛靖河新闻 发布日期:2020-01-11 16:53:43
浏览次数:1187

东莞凯发公司电话号码,少儿编程中场求变,西瓜创客用AI双师模式给出参考

东莞凯发公司电话号码,进入2019年以来,少儿编程告别了前两年高歌猛进的快速发展,行业开始进入洗牌期。直到今年下半年,赛道整体略显低迷的局面才逐渐被几笔大额融资打破。

序幕首先由西瓜创客拉开。

8月29日,西瓜创客获得价值1.5亿人民币的美元b轮投资。在这之后,核桃编程、编程猫等头部企业也相继完成融资,且融资额度大多过亿。头部玩家们整体得到了资本力推,少儿编程的马太效应再度加强。

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,以西瓜创客、核桃编程等企业为代表的ai双师模式开始走向舞台中央,成为少儿编程求变的下一个解法。师资成本可控、盈利空间提升,让资本看到少儿编程更成熟的未来。

近日,芥末堆专访了西瓜创客创始人肖恩,借由创始人视角,探究关于他对少儿编程ai双师模式,以及行业发展的整体思考。

2016年开启创业之初,肖恩向自己提出两个问题。“第一个问题是,在最终的情况下,哪个模型work?第二个问题是,如果我选择这个模型,会不会出现一些实现不了的东西?”肖恩向芥末堆回忆起创业之初的想法。

到2017年4月,西瓜创客推出测试录播课,再经过两个月的测试,肖恩发现测试课的完课率和续课率都特别高,“所以从那个时间点上,我就知道(ai双师)是一定work的。”回答完自己的问题,再到测试课的成功,少儿编程里的ai双师模式成了西瓜创客笃定选择的创业方向。

不同于少儿英语和其他学科培训中的双师概念,少儿编程中的双师职能一半由ai承担,效果如何保证?

在get2019教育科技大会上,肖恩曾分享了西瓜创客的ai双师的教法。他表示,ai老师不仅需要识别出学生的问题,也要辅助老师教学,进而帮助学生完成自适应学习,让每位学生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和内容。

除了个性化教学,ai老师在互动性和反馈两个维度的表现也并不逊色。

首先是互动。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刘鹏曾对外分享,在录播课中,西瓜创客会通过提问和练习提升交互感。

他举例说道,比如孩子选择题选择正确,界面会开始飘彩带,老师也会夸奖;如果选择错误,“老师就会让你再想想,他会给你一个启发性的问题,让你再思考一下”。

除了课堂练习,西瓜创客的课程会提供跟当下的环境和节气相关的练习,鼓励孩子通过编程制作出带有温度的作品。

在课堂反馈上,西瓜创客认为,学习的速度和效果很大程度上源于项目的反馈周期和反馈强弱。相比于线下教学,ai在反馈的周期上更短。

而反馈强度上,除了系统直接给出编程对与错的答案,西瓜创客还会用系统记录下孩子反复观看、打磨的地方,再根据孩子们难以通过ai教学理解知识点的地方,补充真人老师对孩子们进行辅导。

因此肖恩认为,ai双师模式具有个性化教学、强互动和强反馈等优点,在少儿编程的教学逻辑中,是能够行得通的。

课程内容方面,西瓜创客搭建了“基础-进阶-应用”的l.e.a.p的常规课程体系。

其中,l阶段是以scratch为代表的编程基础课;e为编程进阶课;a则是更偏向以python语言为主导的应用课程;p则是包括加入了数学、音乐等学科内容的专题课。

和业内同样开展ai双师教学模式的玩家相比,西瓜创客的另一个特色是兼顾了线上编程和线下硬件的衔接。为此,在课程体系的搭建上,西瓜创客推出了无人驾驶、无人机、硬件编程小红板、micro:bit 科创课等课程。在get 2019教育科技大会上,西瓜创客也首次展示了其最新研发成功的 micro:bit 无人车。

尽管引入了硬件系列课程,但在肖恩的认知里,硬件只是编程的一个部分。如果通过画圈来表示个中关系,他认为硬件是囊括在编程中的一部分。“我们核心主营还是编程,硬件是一种辅助手段,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肖恩解释称。

另外,肖恩也认为,在线编程+硬件并不等同于目前市面上的机器人教学。就教学模式来看,机器人教学对班型有要求,多为小班教学。另外,在肖恩看来,机器人中的编程基于硬件展开,而在线编程中的硬件则是根据编程挑选合适的硬件。

因此,无论是对教学班型的要求,还是就教学应用范围来看,“编程能做的事情还是远大于硬件的。”肖恩说。

无论ai双师中的ai如何提高了教、学效率,在商业属性上,赚不赚钱or能不能赚钱?是所有从业者都要对资方回答的一个问题,但不赚钱是少儿编程行业目前的常态。

以达内为例,作为it职业培训第一股,达内自2014年登陆纳斯达克后,少儿编程项目“童程童美”便成为其新的业务增长点。但达内连续几个季度未发财报、近期又因连续3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.00美元/股,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的最低股价要求,或面临退市,被外界推测与旗下童程童美的亏损扩张有关。

ai双师模式下的少儿编程在盈利上给行业输出了更多信心。

肖恩算过一笔帐,西瓜创客在成本上包括了获客成本和老师服务成本,“现在西瓜的单用户经济模型是赚的”肖恩向芥末堆透露。

据悉,成立于2017年的西瓜创客,目前已经累计100多万学员,覆盖63个国家、484个城市。

今年8月, 西瓜创客完成了价值1.5亿人民币的美元b轮投资,并将此轮融资用于课程内容、ai双师互动技术、社区建设等环节提升。“其实我们就是扎在少儿编程,做得更深,比如说ai和大数据的算法等方面。”肖恩说。

跨界方面,西瓜创客也开展了更多元的合作,例如近期亮相了华为云devrun大会跨界开展少儿编程教育普及。但在b端市场,肖恩表示未来还是会主要聚焦to c市场,不会专门开辟面向公立体系的to b 业务。

而在行业发展整体的思考中,肖恩认为未来少儿编程行业的提效是发展的必经之路。包括人机关系、管理方式、排班排课多方面的提效。

在肖恩看来,ai双师模式不单单只是提高了人效,也提升了产出效果,“我们现在正在往千人千面的方向努力,在实现沉浸式的交互式体验基础上,打造因材施教的个性化服务。肖恩认为。

经历过拼融资、拼速度而快速崛起的第一阶段,2019年的少儿编程迎来了中场大考。在这场考试中,规模、速度不再是关键,效率和盈利可能性被划成重点,成为重点考纲。

不同于部分线上少儿编程通过线下加盟扩张,继而引发了诸多资格质疑,专攻ai双师模式也许会成为少儿编程朝前奔跑更好的助推方式。